风说说说说

並不想詐屍的死魚一條,因肉質肥美適合香煎,佐檸檬汁食用。
坑著三十題和九九八十一
活脫脫的小學生文筆
熱愛發刀,偶爾發糖
寫著寫著就黑了

如何快速找到自己被屏蔽的文章并进行修改?

LOFTER小秘书:

记住这个关键词:仅自己可见。


如果文章被屏蔽,小伙伴们会来咨询被屏蔽的原因,得知原因后,会被告知将部分内容修改后再发布即可。但是有的小伙伴反映,在手机端想要修改的时候被告知“该日志已删除”,不要慌,文章只是被系统设置成为了“仅自己可见”,并没有删除。手机端暂时不能修改,需要到PC端登录网页版修改。但是又有朋友说,网页版看不到自己的文章,也无法修改,这要怎么办呢?


不要慌×2:窍门就是点击网页版首页右侧的“文章”按钮。


具体操作见下图。


1、登录LOFTER网页版首页,点击右侧“文章”按钮


2、此时页面上显示你所发布过的所有文章,包含“仅自己可见”的。(被自己删除的不算哈)


3、找到要修改的文章,点击编辑,进行修改,修改完毕后,将发布按钮的“发布自己可见”改为“现在发布”


4、发布。同时私信通知小秘书。




随后如果还有问题,请再联系小秘书~祝大家解封顺利(///▽///)

這個世界給了我一個不開車的理由。喔耶

p1網梗,p2放了一點肉渣。現代paro,龜速更文。
如果沒被河蟹是最好的,被河蟹了就⋯⋯ummm
(不會外鏈)

在想要不要發車
感覺年下固然可愛,但是「倚老賣老」也非常不錯了
(這個人瘋了)

做一個理智的愛人。
如果真的結婚,當然要祝福這個死宅老變態幸福,希望小姊姊好好照顧他。

昭師甜餅•中秋

旅行中在等晚飯碼了豆丁昭師的故事
他們有那————麼好!ooc是我的,可愛是他們的嗚嗚嗚⋯⋯





从中秋前一周,司马师就发现家里气氛不对。
母亲和昭弟整天像是泡在厨房里一样,连着几日都见不到人影,父亲出门的时候也多起来,仿佛一家人的忙碌和自己无关。
该不会是把自己忘了吧?他看着手里的书愣了神。父亲一向惯着弟弟,对自己总是管教多于奖励,自己嘴上总是说着习惯,心里到底有些不忿:自己毕竟是嫡子,父亲这样终归是有些厚此薄彼。外人总夸自己比昭懂事,只有自己知道为什么。
看着外面夜夜渐圆的月,司马师愣神的时候越来越多,母亲也渐渐地不再出现在书房,小小的房间总有些空荡。
待到中秋当晚,全家人惯是要在庭中望月饮酒了,这次却因为司马师心猿意马而显得有些冷清。母亲也早早离席,月饼也没有。
司马师叹口气转身回了房,准备把书读完便睡觉,也没了赏月的心思。人心尚且不团圆,月圆怕是更嘲讽些。想着想着,他连书都不愿读了,偏过头枕着胳膊便迷迷糊糊睡了过去。
及到他听了些响声悠悠转醒,却发现油灯燃得只剩一节,起身准备去睡觉却发现桌上多了一盘月饼。
唉,自己一个人吃月饼吗?看自己睡了父母怕是直接和昭一起吃过了。他兴致缺缺,但还是拈了一块送进口中。
闻到味道的一瞬间,司马师脸都绿了。
“谁说师儿会喜欢的?”司马爸爸扒着门框提高了声音。
“不是我!”司马昭缩了缩身子,企图逃开却被母亲圈在怀里用力揉揉脑袋“害你爹求了那么久饼家,才做出来这韭菜馅月饼。”
“快去和你哥道歉。”司马爸爸推了小儿子一把,司马昭一个踉跄扑进了屋子里,司马夫妇见儿子进去便慢慢退出来。
“昭,你到这里来做什么?”司马师吐掉口中的月饼转过身来扶着他。司马昭也不推辞,攀着哥哥的手臂就扑进了他怀里。“老哥,我错了好不好,我以为你喜欢吃韭菜包子也会喜欢韭菜月饼……我和娘研究了很久才把饼家的做法学来……”说着说着他竟然挤出两滴泪水,惹得司马师生不起气。
“昭儿莫哭了,月饼很好吃,我很喜欢。”司马师几乎是咬着牙说出的这句话。他把弟弟揉进怀里拍拍背,侧过脸去哄他。“还以为你们……”
“我们?”司马昭歪头看着哥哥。
“没什么。”司马师亲了亲弟弟的脸颊“一起吃月饼吧?”

晉二人
我想看會會!沒有人設不想碼字!

我有小情緒啦!我不寫文啦!(。 ́︿ ̀。)

p幾個圖結果點讚的那麼多?!比寫文還多???
我鬧脾氣啦!!!